全站搜索  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 
   报刊杂志
一颗是槐树,另一颗也是槐树

【页面调色版  】 【打印
发布时间: 2017年09月27日 来源: 家乡之音 点击次数:5


 

 

     我家院里有两颗树,一颗是槐树,另一颗也是槐树。

一颗槐树大一点,一颗槐树小一点。据说大槐树和我哥哥同岁,小槐树和我同龄。两颗槐树长在二道院门的两侧,像是两个雕龙画凤的玉石门柱。这曾是我们全家的骄傲,家人每每从地里回来,总要在树下歇歇。特别是在炎热的夏天,那茂密的树冠,成了天然的凉棚,阖家大小在吃午饭的时候都要聚在树下。大树底下好乘凉嘛。那两棵槐树给我带来过无穷的乐趣,给我带来过无尽的情趣和思绪。

这是一个贫瘠的地方,一个典型的太行山地貌的地方,那千山万壑,沟坎纵横,茅草难生的土地,却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纯朴善良,为人厚道的乡亲。就是那样一个不毛之地,曾经孕育着八路军的两个师而成为革命的老区,成了人们朝圣的地方——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。纯朴的民风加上光荣的传统成了这个地方特有的民风文化。

 

 

从行政级别上来划分,我家属于卧龙头村,南坪大队,洪水公社,武乡县,晋东南专区,山西省到中央大概有七个级别。晋东南行署在长治市,长治是个小地方,在我小的时候听人们说过:“一条马路一座楼,一个警察一个猴。”就是这个城市的全部,是与乡村最大的区别。谁曾想这样一个城市在短短的几十年中,成为全国仅有的几个“魅力城市”之一。再说我们的那个县城当时也是小的让人吃惊。说早上有个农民赶着牛上地,那头牛从县城的东头起开始撒尿,穿过城中从西面出去,那头牛还没有尿完呢,可见县城之小啊。那是我小时候的事情了,现在的县城早已步入现代化的县城之列了。

我们的人民公社现在叫镇了,是个历史古镇。据说在唐朝期间就建镇制了,唐时叫槐安镇,与槐树是有关系的。唐盛时期民间喜欢种槐树,特别是这个镇上,槐树成林,槐花飘香,煞是喜人。迄今在这个小镇上唐槐也是随处可见的。当地人喜欢种树,更喜欢种植槐树。因此,当我家的院里按照兄弟俩的年龄分别长出的槐树,更是让人宠爱有加。二道院门那两颗槐树不仅成了我们家的镇院之宝,更成了村里的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清帝乾隆曾有《御制古槐诗》云:“庭宇老槐下,因之名古柯。若寻嘉树传,当赋角弓歌”。槐树古朴典雅,吉祥昌瑞。我国自周代起就在皇宫种植槐树,故槐树又有“宫槐”之称。槐树的皮上有着特别鲜明的斑纹,褐红色的像是一位老者那慈祥的手背。新长的皮有点发青绿,像是绸缎那样柔软光滑。树叶是由七八瓣的小叶组合一枝枝大叶。而槐花极像一串晶莹剔透的珍珠,白里泛黄,沁人心脾。五月槐花香。那圣洁的槐花,彩云般地飘在树冠上,引的蜜蜂纷至沓来。生在那简陋的小院,如入蓬莱之景。可是我那时记得最多的是上树摘槐花。一把一把地往嘴里塞,与蜜蜂争夺着资源。那时的人家都比较贫穷,特别是槐花开放的季节,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啊。饥不择食嘛,饿极了的人们看到绽放的槐花像是听到了冲锋号的军人,向槐花一齐发起了攻击。

 

槐花与很粗的玉米面或者是米糠啥的拌在一起,蒸成拔烂子,不仅能充饥而且很是爽口。当地人不叫拔烂子,管它叫锅垒。这是个象形名词,是根据做工的程序而得来的。先在锅里放点水,再把面拌槐花堆放在锅里,也就是在锅里垒起来,用小火慢慢地炖,等快没水了就开始搅拌,拌成不干不湿的形状即可,也叫“嚓锅垒”。有道是十里不同音嘛,这种叫法到了县城就让人听不懂了。但是这些土的掉碴的话,却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的,话语里不乏有古汉语的词,如“我”当地人读“吾”等,据说盘古开天的故事就是从这里流传开的。

传说,盘古来到这个地方,看到山岳叠嶂,崇山峻岭,便想把它们弄平了,好建成一个大都市。我从玉皇大帝那里借来了一头金牛和一副石轱辘,让金牛乘天黑无人时把山碾平了。可是正好有个老太太半夜闹肚子,上厕所时看到这一幕,便大声喊起来:“金牛碾山喽,金牛碾山喽——”喊声把金牛给惊跑了。从此,那里的山不仅没有被碾平,反而碾出的生土和石头连草都长不出来了。传说神仙做的事情被凡人发现了就不灵验了,当地人为了以后不再把神仙冲走,都在自己家院内犄角旮旯修建了巨大的厕所,也叫圪角儿。就是害怕看到别人或别人看到。

这地方的厕所有多大多深呢?说有个人到厕所解大手,当我办完事,提起裤子准备走出去时,才听见粪便“扑通”的落了底。用自由落体公式算一下:质量乘以时间再乘以自由落体的常数,就是它的深度了,哇塞!要是有人申报基尼斯纪录的话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啦。

传说是美好的,习俗是有趣的,但是生活仍然是贫苦的。当人们在抢着吃槐花的同时,槐花也在抢着长大,几天的工夫便长成了槐角,那绿油油嫩幽幽的槐角,也是人们腹果之物。人们品尝着槐树恩赐的纯天然无公害食物,然而却豪不感恩于槐树,人们天经地义地摧残着美丽而无辜的槐花,摘槐角,撸槐叶,像是槐树几辈子欠下人们似的。

我却不然,也许是我院里的两颗槐树分别与我和哥哥同岁的缘故,还是在大门口一边一颗像是我家的守护神一样,使我对槐树十分的敬重。总之,我和那两颗槐树有着不解之情,每天都要抽点时间搂搂抱抱它们。槐树成了我的一种精神寄托,成了我生活中的一种向往。我期盼着槐树天天在长,年年开花,我期盼着那两棵槐树能够早日成为栋梁之材。

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
主办:全国林业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
技术支持: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:010-62570007
京ICP备10047111号 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8229